新聞 > 人物 > 正文

魯迅是族魂還是日本漢奸?

作者:

〖原編者按:清水君先生的文章「魯迅──漢奸還是族魂?」,在網路發表之後,引起很大反響。作者在修改定稿之後,又將該文投寄給了本刊,希望能夠發表。本刊在閱讀了修改稿之後,認為,這無疑是一篇很出色的反思文章,選中的又是魯迅這麼一尊「文神」,揭示的則是歷史的真實,和對魯迅崇拜的歷史性荒唐。應該說,它不僅是中國大陸人民反思現代歷史的一個傑出成就,而且,也是中國大陸文學界反思中國新文學史的一個重大成果,更是對大陸文學界姍姍來遲的文學史反思,敲了一記響亮的警鐘。本刊既以澄清中國現代史為己任,則澄清中國現代歷史的一個部分──中國新文學史,也就是應有之義了。所以,本刊十分高興地發表清水君的這篇文章,並將這篇文章當作「魯迅研究和批判專題」的開篇力作,來予以鄭重的推薦,以使我們從反思魯迅為始的新文學史反思工作,能夠卓有成效地開展起來。〗

從小的時候,我們就被強加了一種觀念:魯迅是中華民族之魂!這不僅有毛主席他老人家所高度頌揚的「魯迅的骨頭是最硬的」為證,也有1936年魯迅逝世時,其身軀上所覆蓋的「民族魂」旗幟為證。

後來讀書,幾乎每個學期都能讀到魯迅先生的大作,比如《祝福》、《阿Q正傳》、《紀念劉和珍君》等等,特別是《紀念劉和珍君》裡面,「真的勇士,是敢於面對淋漓的鮮血,敢於面對慘澹的人生……」云云,成為年青人激勵自我的名言。

再後來,曾經就讀魯迅文學院作家進修班,更加以魯迅為榮;再後來,自己的文章被一些關心的朋友所勸阻:「你的文章有魯迅風格,千萬要小心」時,也愈發沾沾自喜。

不知道是不是爸爸所擔心的「讀書越多越反動」,還是終於長大了,到了今天,我忽然要問自己一個問題:魯迅是不是漢奸?

我相信:懷疑是接近真理的第一步。

對魯迅的懷疑,是從尊敬他的風骨而來。

記得是在「89-64」之後,我和很多學者閒聊之間,便常常引發一個話題:魯迅如果生活在這個時代,會怎麼樣?該怎樣描述天安門事變這個比「劉和珍之死」更嚴重千萬倍的屠殺?

話題再深入,魯迅如果沒有死,活在共產黨竊國後,他會受到怎樣的待遇?

答案是千篇一律的:魯迅或者像錢鍾書一樣不再創作,或者像老舍一樣被迫害致死!

這是一個連普通共產黨黨員都看得出的答案。

然而,正是從魯迅之死開始,我才開始懷疑魯迅的人格,懷疑他作為中華民族族魂的資格!

想想看,魯迅是死在怎樣的時代?

1936年末!!!

這個時代是什麼概念?

一方面,小日本帝國主義已經從甲午之戰後成為中國頭號仇敵,繼占領台灣之後,占領朝鮮。1927年5月,國民革命軍北伐關鍵時刻,日本鬼子公然於濟南割鼻挖眼殘殺中國大使,以挑釁和試圖掀起侵略戰爭。1931年「九・一八」事變占領東三省無惡不作。1932年「一・二八淞滬事變」派出精銳陸海空師團攻打上海,遇到國民政府19路軍和中央直屬張治中第五軍浴血抗戰。1933年侵略熱河,策動外蒙分裂……

可以說,日寇無日不在夢想吞滅中國,無日不在增兵中國。在1937年全面抗戰打響之前,早已經完成了對北京上海華東華中軍事包圍的準備;所以才能在北京「蘆溝橋一槍」之後,短短几個月內席捲半個中國。

另外一方面,辛亥革命成功推翻滿清罪惡政權後,中國國民黨曾兩次失去執政機會:一是孫中山主動妥協,以總統之位換取北洋軍閥統帥袁世凱的倒戈;二是國民黨在國民議會選舉中獲勝,黨魁宋教仁在天津被袁世凱刺殺。之後,國民黨發動北伐,以軍事的勝利促進政治的團結,終於實現形式上的統一,來面對小日本帝國氣勢洶洶的殺機。

為了在極短時期內達致國家現代化之路,蔣介石先生採取了一系列措施:

軍事上,對外,引進德國、美國先進軍備;對內,採取寬容政策,收編地方軍隊,讓擁兵自重的地方軍閥進入決策圈,統一在軍事委員會指揮之下。比如,李宗仁白崇禧閻錫山馮玉祥,等等。不管他們是不是反對過中央政府,政府都採取寬容妥協政策,以儘可能團結對外,避免犧牲。對於共產黨軍隊,也曾經多次試圖收編。可是,共產黨軍隊搞軍事割據,擅立「國中有國」,建立所謂「中華蘇維埃國」;認賊作父,仗蘇聯之勢與中央為敵;擅自發行偽幣,公然走私販私,以武力種植及販賣鴉片牟利(見斯諾《紅星照耀中國》),破壞國民政府的行政統一……這種分裂局面,如不能解決,如何面對蘇聯或者日本的侵略?所以,國民政府收編,然後共產黨叛亂;再收編,再叛亂;到抗日時收編成為八路軍,最後仍然是叛亂!

在經濟財政金融政策上,從1927年到1937年間,國民政府廢兩改元,實施法幣,收回關稅自主權,統一菸酒鹽政,大辦交通建設,建立完整銀行體系,開礦興業,保護國貨,使中國的經濟發展以年增長率百分之二十、三十以上的速度成長,甚至有的年度增長率高達百分之百!至於上海,更加成為國際著名的遠東第一都會,發展速度與國際接軌,甚至高度發展了自晚清民初就已經有了的股市自由交易制度。這個在一九四九年後就被徹底廢除的股市自由交易制度,直到中共改革開放,才在中共權力的統帥之下,開始恢復。

在文藝上,不僅這十年是中國報刊最自由蓬勃發展的黃金時期,也是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真正時期,各種思潮湧現,名家繁星羅列。文藝要反映時代變化,表達時代的情緒。於是,在這個時代,我們聽到了屬於真正族魂的歌曲《黃河大合唱》,聽到了《我的家在松花江上》,聽到了戰士們唱著《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聽到了《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在生活方式上,中國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為了破除陋習,樹立文明衛生之風,蔣介石宋美齡夫婦親自發起「新生活運動」、「女權運動」,以促進國民素質的提高和生活方式的改變!

在教育政策上,國民政府更加不遺餘力,建立起完整的國民教育體系,努力遵循「循思想自由原則,采兼容並包主義」的辦學方針,建設起一座又一座具有自由競爭、有容乃大風範的名牌大學,它們實在是今日大陸那些所謂名牌大學望塵莫及的!

可以說,從北伐之後到抗戰之前的十年,是中國迅速消除封建遺禍、醫治內亂創傷、恢復民族健康、增強國家體力的十年,是厲兵秣馬、整肅軍紀、強化國防、擴大外交、備戰迎敵的十年!

然而,這一切的一切,你能從魯迅的文章中看到嗎?你能從魯迅的幾百萬言所謂大作中,看到日本帝國殺氣騰騰、迫在眉睫的威脅嗎?你能從魯迅的幾百萬言所謂大作中,看到國民政府哪怕是一丁點的進步嗎?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黃花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831/1796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