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文集 > 正文

陳永苗:老一輩改革派只合適寫內參

老一輩改革派與毛澤東鄧小平一樣,男長女像年紀大了,爺爺就變成老太婆,哆嗦而且?嗦。以自己的理想是普世真理,就以為自己的政治方案為真理,用普世真理為一時的政治方案背書,背書成永垂不朽的,千秋萬載都要施行的道路。當人們指出其政治方案的時代局限性時,他們就退回到普世真理,李代桃僵,用普世真理的永久性,來支撐政治方案在當下和未來還要繼續實施。

他們並不是以理性的方式,而是以權威的方式,來論證其政治方案。也就是他們相信這些,並且要迫使年輕人相信,動用年輕人對老年人的崇拜和敬畏。

老一輩就像從沙漠的死亡邊緣爬出來,每進一步都多脫離了死亡一步,每一步都是一首讚美詩歌。這是基於死亡焦慮和恐懼的。當基本脫離死亡的時候,老一輩就大聲讚美,相當自由了。

年輕一輩要的是為什麼,而不是應該什麼。那麼老一輩所經歷的歷史,足以讓其把他們嘴上的宣傳的東西,深入骨肉,而年輕一輩則不然,他們的骨肉與老一輩不一樣,沒有受到污染。所以要想年輕一輩的相信老一輩,必須解決的問題是年輕一輩為什麼要相信。如果無法提供一種理性而詳細的解釋,為什麼要改革,為什麼要政改,那麼老一輩自己自娛自樂去。

老一輩的政治方案,或許是當時最不壞的選擇,現實的選擇。最不壞的,並不是唯一的。二者並須區分開來,區分開來其他選擇,就有可能作為替補,在最不壞的選擇已經成最壞的,或者很壞的時候,或者相當壞不能容忍的時候,就可以替補。

當把最不壞的,譜寫成讚美詩歌,成為唯一美好的,非此不可的,那麼當社會形勢發生重大變更時,當時最不壞的,就因為慣性,就成為負面的。政治方案,有一定的社會經濟條件作為基礎。如果社會經濟條件產生了重大變更,那麼這個最不壞的,有可能最壞的。

到了如今,改革原初方案作為公案,必須重新開庭審理裁斷。到了用政治科學或政治哲學來,從根本處、源頭處,重新審視改革原初目標和原初設計的不可行性。

很顯然,老一輩的改革政治方案,對於民間底層來說,已經不可接受。處於嚴重的利益對立和政治對立。問題的焦點不在於現在底層左派說了什麼,如何說,借用了什麼左派思想資源,而在於為什麼他們如此。原因很簡單,他們是改革的受害者。

底層左派不管是用口水,用拳頭,還是用毛主義,甚至嚷嚷要專制,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在於他們為什麼。如果這個問題解決了,那麼這些民粹主義情緒,也就消失了。不重視真問題,而糾纏於假主義,並且動用話語優勢和道德拳棒打人,只會加劇矛盾,而不是社會治理的出路。我們必須真誠的理解民眾,同情體貼移情地理解,換位思考。

所以不是給民間的焦慮怨氣,打成民粹主義就能解決問題,而必須把他們納入一種理性的政治表達之中,扭轉民間的話語劣勢。不讓他們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好。這樣的政治訴求,必須讓老一輩的政治方案嚴重縮水,讓其話語市場份額縮小,只是針對上層,而不要針對民眾或者沒有官方資源的知識分子說話。讓老一輩寫內參去,別在報紙和公開場合發言,一張嘴就知道要說什麼,民眾或者沒有官方資源的知識分子都知道,對這些人說了有啥用?

大部分人受害,一小撮受益,延續了一二十年,而且還看不出來有大規模改善的局面。這時候,讓民眾有吃飽飯,並不足以論證改革的正當性。當討論民眾是否收益,是否滿意,至少要按照改革意識形態當初所宣布的標準。都三十年了,僅僅比窮困時代好一些,這是什麼天方夜譚?況且民眾吃飽飯,還是暫時的,不穩定的,一通貨膨脹就歇。暫時不穩定還先不說,請問一下,是用民眾多大代價換來:妻女賣淫,兒子包身工。

民眾期待的是要大大好於文革,好於過去。改革的收益或者受害,其標準並不是過去的貧困底線,而是在改革契約中預設的,也就是改革時代的信賴利益,應得的。

作者單位:北京後改革研究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新世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