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王友琴:張春橋幽靈在飄蕩

作者:

【蘇曉康按:習近平復辟文革,有「群眾基礎」;時間是記憶的殺手,這句話太真切了,把張春橋這麼個極權理論家說得「美好」乃輕而易舉,只是需要徹底掩埋他對骷髏累累之赤柬的讚賞,這也極容易,現在它已經是「中國模式」最早擴展之地,逃過屠殺者的後代們都是廉價勞力了。幸虧金鐘先生在《開放》雜誌2017年做了一個『春節奉獻』,其編者按稱:「文革要犯、四人幫之一張春橋去世十年後,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為他出版一套特別典雅的《獄中家書》,一書兩冊,一冊是手跡版。張女溢美,稱今日經濟問題比不上四人幫的主張。洞悉文革研究潮流的芝加哥學者王友琴,發現張春橋曾在1975年秘訪赤柬,讚賞波爾布特清洗柬埔寨的成功。並對張春橋得勢於文革始終的理論與掌權罪行作出系統揭露。批駁美化文革論調。是紀念文革50年的扛鼎之作。」偌大中國,如今肯做王友琴這種考證功夫的人,真是鳳毛麟角,所以我很悲觀,指望中國人杜絕、埋葬文革,恐怕是徒勞的,但是我還要抗拒遺忘,轉發一下。】

1976年10月6日晚,毛澤東的妻子江青和張春橋等四人突然被逮捕和囚禁。他們被叫做「四人幫」。在此之前,他們已經占據了中國權力場排名最前的六人中的四個。張春橋當時是中國第四號權力人物。「四人幫」被逮捕,與27天以前毛澤東的死亡,是導致文革結束的最重要的兩個因素。

四年之後,1980年底,「特別法庭」對林彪和「四人幫」「兩個反革命集團」的審判中。張春橋被判「死刑緩期執行」,兩年後改為無期徒刑,1998年「因病保外就醫」,2005年因病死亡,88歲。

40年過去了,中國的年輕人已經不知道「四人幫」的姓名。但是,在2016年紀念文革發動五十年的活動中,「四人幫」的主要人物張春橋的名字又被人捧起來,他的幽靈在飄蕩。這是怎麼回事呢?

1、張春橋1976年秘訪柬埔寨的紀錄片

2014年,奧斯卡電影獎項中,柬埔寨人製作的《遺失的影片》(The Missing Picture)是被提名的四部「最佳外國影片」之一。這是一部關於「赤柬」也就是柬埔寨共產黨統治時期(1975-1979)人民的悲慘遭遇的電影,展現了柬埔寨人民怎樣被從城市的家中驅逐,怎麼在集體農場進行超強體力勞動,怎麼挨餓,怎麼被懲罰,怎麼死亡。赤柬造成的巨大災難,令人悲哀和憤慨。(根據2014年國際法庭的審判,有一百七十萬到兩百萬的柬埔寨人死於赤柬實行的酷刑折磨、飢餓、大規模處決和過度勞累,占總人口的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

這部電影相當獨特。影片中的人物是用粘土塑成的,影片中插進了赤柬時期留下的黑白紀錄片。這些紀錄片是當時的宣傳品,相當有效地增加了影片的歷史質感,也有利說明電影故事的來由和成因……

在這些紀錄片中,我忽然看到了消失多年的張春橋:張春橋1976年訪問柬埔寨的鏡頭。影片中他精神高昂,神采奕奕,比他同年代的中國男人顯得健康年輕(這種權力帶給人的外觀改變,是另一個值得研究的課題)。巨大的專機降落。張春橋領頭走下飛機舷梯,和等候在那裡的柬共領袖波爾布特(PolPot亦譯波布1925-1998)握手擁抱;女青年向他獻上鮮花;他和波布走過夾道歡迎的群眾和戰士;他向波布贈送鑲在大鏡框裡的毛澤東會見波布的巨幅照片(1975年6月毛在北京會見波布);他在宴會上舉著高腳酒杯和波布碰杯;他和波布坐在長沙發上會談。

張春橋在影片中稱讚說:柬埔寨的「大躍進」真是美妙,每一天都像大慶典。他告訴波爾布特:柬埔寨通過中國未能做到的純化和清洗取得成功。柬埔寨是一座了不起的意識形態試驗場,訪問這裡是上了一堂課。

當時,張春橋訪問柬埔寨的消息並沒有在中國報紙上公開。中國媒體從未提到張春橋在1976年對柬埔寨的訪問,更沒有報導他和波布的談話內容。張春橋的這一訪問對中國老百姓來說是個「秘密訪問」。實際上,多年來普通中國人既不了解柬埔寨的革命,也不知道中國為支持赤柬付出多麼巨大的人力物力。對人民保密是那時候的「常態」。據後來的柬埔寨政府的「國家歷史記載」,張春橋在1976年2月訪問柬埔寨。(感謝宋征先生幫助查找到這個日期。他是《毛澤東主義的興亡:中國「革命」和紅高棉「革命」的歷史》,一本900頁的厚書的作者。)

2、赤柬暴虐統治柬埔寨三年八個月

關於赤柬在柬埔寨做了什麼,《「民主柬埔寨」歷史》(A History of Democratic Kampuchea)一書的概論寫道(筆者翻譯了此書):(引文左空3字位)

在1975年取得政權之後,赤柬把兩百萬住在金邊和其他城市的居民驅趕到農村從事農業勞動。千千萬萬的人在撤離城市期間死去。

赤柬也在這個時候開始貫徹實行其激進的毛澤東主義和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社會改造。他們要把柬埔寨轉變為一個鄉村性的、無階級的社會。那個社會裡沒有富人,沒有窮人,沒有剝削。為了實現這一轉型,他們廢除了貨幣、自由市場、正常的學校教育、私有財產、外來服裝式樣、宗教活動以及柬埔寨傳統文化。公立學校、佛塔、寺廟、教堂、大學、商店和政府建築或者被關閉,或者被改變成監獄、畜舍、再教育勞動營和倉庫。沒有公共和私人交通,沒有私有財產,沒有非革命的娛樂。休閒活動被嚴格限制。全國人民,包括「民主柬埔寨」的領導人,都必須穿黑色衣服,那是他們的傳統革命服裝。

在「民主柬埔寨」統治下,所有的人都被剝奪了基本權利。人們不可以離開他們所在的合作社外出。這個政權也不准許任何人集會或舉行討論。如果三個人聚會談話,他們會被指控為「敵人」而遭到逮捕或者處決。

家庭關係受到嚴厲批判。人們被禁止表達甚至輕微的愛情、幽默及憐憫。赤柬要求所有的柬埔寨人只相信、服從和尊敬「革命組織」。這個「革命組織」被稱為每個人的「父親和母親」。

赤柬宣稱只有純潔的人有資格來建造革命。剛一奪得政權,他們就逮捕和殺害了數千名朗諾將軍領導的「高棉共和國」政權計程車兵、軍官和文職官員。這些人被視作「不純分子」。在隨後的三年裡,他們處決了千千萬萬的知識分子、城市居民、少數民族如占族、越南人和華人,還有大批他們自己的戰士和黨員——這些人被指控是「叛徒」。

在柬埔寨共產黨的1976年「四年計劃」中,柬埔寨人被要求在全國的每公頃土地上產出三噸大米。這意味著人們必須在一年的全部十二個月里種植和收穫水稻。在大多數地區,赤柬強迫人們一天勞動十二小時以上,得不到休息也得不到夠量的食品。

更具體的例子還有,赤柬建立了幾千人組成的大型合作社,作為消滅私有財產及資本主義的步驟。合作社被設計成在最大可能上自給自足。人們一起勞動,一起在公食堂吃飯,使得飢餓更加嚴重。赤柬關閉了商店。首都金邊原是有百萬人口的大城市,因為強制居民離開,只剩下了四萬人口和一個商店。那個商店只賣東西給外國大使館的人。

在赤柬統治下,完整的正規學校從來沒有過。孩子們就在樹底下或者人家裡學習。老師常常是文化很低的貧農。另外,孩子們通常和他們的父母分開住,不能享受到家庭生活的樂趣。赤柬的領導人,有些受過很好的教育,卻把別的受過教育的人視為國家的潛在敵人。視知識分子把國家變成外國傀儡,他們很大部分成為殺戮目標;數千名學校教師以及受過大學教育的人被殺害了。柬埔寨的華僑,因為不少人有自己的產業,他們被作為「資產階級」遭到殺害。

赤柬到處搜索他們的敵人:被冤枉指控為給美國中央情報局、給蘇聯秘密警察或者是給越南人做事。赤柬建立了龐大的安全系統,擁有近200個監獄,分為五個等級。最高級的是編號為S-21。囚徒是被指控背叛革命的赤柬幹部和士兵。一萬四千人死於這座監獄。

3、張春橋讚揚赤柬做了超前中國的事絕非偶然

以上這些大規模的群體性的迫害和殺戮,都是社會改造和轉型的過程中發生的。直到越南軍隊侵入,赤柬退回叢林才結束。中國人對赤柬所做的一套並不陌生,因為波爾布特在柬埔寨所做的,相當部分也是張春橋在中國大力提倡並實行過的,只是程度和節奏略有差異而已。張春橋大力肯定和讚揚的柬埔寨做到了而「中國沒有做到的」事情,指的是什麼呢?是鈔票,也就是錢。赤柬在統治時期從來沒有用過鈔票,儘管他們曾占領首都金邊並統治這個國家三年八個月加二十天。

在《失落的影片》中,出示了赤柬政府的鈔票。他們有印好的鈔票,但是他們從來沒有使用。在電影中,有大量紙幣亂紛紛撒落街頭的場景。大批的嶄新鈔票全成了垃圾。有一些後來被人拾去做了歷史收藏品。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王友琴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1/1128/1676912.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