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程翔: 中共蓄意隱瞞 禍延全球(下)(圖)

—中共錯誤 禍延全球(下)

作者:
人們應該從今次事件看出一個道理:「資訊不自由,災難在後頭」。很多人認為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的觀念太抽象,看不見,摸不著,雖然這些理念是抽象的,但失去了它,後果卻可以是很具體的。而這些價值的普世性,亦十分明顯,因為它在中國的缺失,卻影響全球的安危。

系列文章:

中共蓄意隱瞞 禍延全球(上)( 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321/1425634.html)

中共蓄意隱瞞 禍延全球(中)( 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322/1425977.html

丙,制定荒謬的「治疫方針」

根據中國疾控中心病毒所研究員孟昕的揭露,當局對疫情的指示是:政治第一、安全第二、科學第三。這是一個徹頭徹尾把中共的執政利益置於人民利益之上的荒謬指示。筆者把他的一些簡訊摘錄如下:

孟昕07:26:12我們是1月2號拿到的標本,7號晚上就分離病毒成功,8號凌晨拍的電鏡,我當天就看到電鏡照片,整個科室歡欣鼓舞,這是前所未有的速度,世界領先。結果還是被他們搞得一塌糊塗,一敗塗地,往大了說對不起全國人民,往小了說都對不起我的同事們的通宵熬夜!

孟昕09:16:00唉,再透露一件事:我們19號開了全所大會,會上提到:衛健委主任,大概就是咱們馬學長,對疫情的指示是:政治第一、安全第二、科學第三。

孟昕09:19:47安全排在科學前面,按我的理解是指避免科研人員和醫務人員為了爭名搶功而忽視安全,畢竟我們這裡平時也是把生物安全放在首位,寧可不出成績也別出事故,但政治第一,呵呵,我當時就覺得要出事了。

孟昕本來他們是拿到一手好牌的,我的同事們幾個通宵的努力,在不到一周的時間裡:分離了病毒,測完了序列,證實了病原。在不到兩周的時間裡研發了檢測試劑並發放全國省級疾控中心,並覆核了幾十到上百份武漢來的標本(具體數字不詳),獲得了國際同行和世界衛生組織的一致讚賞和高度肯定,為防控疫情贏得了最寶貴的時間。

然並卵,如此好牌還是被打得稀爛稀爛的,因為有政治第一的明確指示,有保密協議的嚴格要求,不可說不可說,要維穩。於是檢測報告進了保險柜,只看到武漢方面連續一周發布的無新增病例,密接人群無人感染,無醫務人員感染的消息。都以為是武漢措施得力,把疫情扼殺在搖籃里了,誰知道背後的真相是醫務人員多人感染,人傳人確鑿無疑。最後恐怕是實在壓不住了,只好把鍾老這位大神請出來揭破部分事實,安定人心,可還是尤抱琵琶半遮面,不肯承認有瞞報遲報漏報,不承認超級傳播者,不承認英國的疾病模型是對的,不承認武漢醫院床位不夠,於是,在政治第一、維穩第二的正確指導下,在中國喜慶的節日氣氛里,武漢人民喜迎封城。

孟昕的這些說話,充分說明當局在武漢肺炎失控的過程中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所謂「政治第一」,其實就是鞏固中共的統治權。這次疫情對中共衝擊非常大,一方面是整個黨的執政地位受到挑戰,另一方面則是內鬥加劇。不僅地方向中央甩鍋,中共最高層內向習近平逼宮者大有人在。習當局手中最大的依靠就是軍權。如果疫情在全國蔓延、全面失控,那麼,習當局最可能的手段,就是不僅在武漢實行軍管,在全國重要疫情地區都實行軍管,以此強化中共的執政地位,同時壓制反習勢力的攻擊。

所謂「維穩第二」,就是採取各種手段,讓被感染了的老百姓,不要說出來(尤其不要向國外說),不要跑出來(尤其是集體請願、集體抗議),就死在自己家裡頭,不要給當地官員添亂,給政府找麻煩,給黨丟臉。

所謂「科學第三」,就是「科學」為「政治」、為「維穩」服務。例如,武漢肺炎病毒來源,在黨某個時候需要時,就是野生動物傳染說,在另一個時候,就可以變為P4試驗室流出說。又如,只要黨需要,武漢肺炎即可以是「人傳人」可能性很低、致死率很低,又可以是「人傳人」可能性高、致死率高。「科學」一切圍繞著黨的需要變化。

在真話被禁絶的環境下,偽科學就自然當道。為了迎合中共「政治第一、安全第二、科學第三」的方針,於是就出現很多低估疫情的偽科學,例如:

1月5日,武漢市共報告符合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診斷患者59例,其中重症患者7例。初步調查表明,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1月11日,國家醫療專家組專家、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醫師王廣發稱,目前來看該病毒的致病性較弱,病患病情和整體疫情處於可控狀態。

1月15日,武漢衛健委發布肺炎疫情知識問答,根據現有的調查結果表明,尚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

這種偽科學持續了15天,直至1月20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視連線時明確表示,目前可以肯定,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存在人傳人的現象。至此,病毒的真正危害才為當局承認。

在「政治第一、安全第二、科學第三」的方針下,從2019年12月8日到2020年1月23日這個撲滅病毒的黃金機會就白白流失了。為了不引起疫情對社會穩定造成的不良影響,從而轉化為對政權的不滿,就唯有犧牲科學了,所以不斷對疫情作出「低風險」的評估,從而鬆懈了群眾對疫情的警惕度。例如,武漢重災區之一的武漢市江岸區百步亭花園社區才會在1月18日(距離武漢封城只有5天)還舉行萬家宴,4萬多個家庭一起共度農曆小年,從而為病毒的擴散製造絶好時機。

這個要命的政策,終於讓病毒走出國門,危害全世界。

丁,總結與教訓

人們應該從今次事件看出一個道理:「資訊不自由,災難在後頭」。很多人認為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的觀念太抽象,看不見,摸不著,而且是西方的東西,對華人社會來說是可有可無的。筆者希望他們從今次事件看清楚,雖然這些理念是抽象的,但失去了它,後果卻可以是很具體的。而這些價值的普世性,亦十分明顯,因為它在中國的缺失,卻影響全球的安危。

國際社會也上了活生生的一課:假如中共的體制不改(例如繼續執行新聞封鎖、打壓異見等專制極權的政策),則它的一個錯誤(哪怕是不經意的),也會為全球帶來災難。

從2019年12月8日首宗病例開始,到2020年1月23日(即武漢開始封城)這一個半月,是武漢病毒從發現到失控的關鍵時期。錯失了這個抑制病毒發展的黃金時期,病毒就如脫韁野馬,飛馳全世界。為什麼會錯失這個黃金時期?中共體制實在有以致之,理由有三。

第一,中共把自己的執政利益,放在一切政策的首位。這種「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的慣性思維,使它認為一切負面信息(那怕是純粹天災與政治無關的事件)都足以影響社會穩定,從而影響其執政的安全,因此本能地盡量實行低調處理。正如中央民族大學退休教授趙士林說:「疫情初起,決策者刻意向公眾隱瞞疫情的深層心理是:政權的安全和百姓的安全,把政權的安全放在首位;政權的穩定和社會的穩定,把政權的穩定放在首位;政權的尊榮和公民的權益,把政權的尊榮放在首位」。唯有這種心態作祟,才會作出荒謬的「政治第一、安全第二、科學第三」的錯誤方針,從而犯了隱瞞疫情的嚴重錯誤。

第二,中共為了自己的執政安全,不惜建立一套非常粗暴的「維穩機制」,這套維穩機制是以政權的專制力量為後盾,強制鎮壓所有認為不符合中共執政安全的聲音和行動,即使是善意的批評或者無意中透露心聲,也無法容忍,這就使一個正常社會應有預警系統全面崩潰。

第三,中共特式的資訊管制制度,其核心內容是壟斷一切信息的來源,什麼能夠讓人民知道,什麼不能夠讓人民知道,完全操之於中共的宣傳部門,它除了迫使人民只能夠接受單一的信息外,還因為長期的接收單一訊息而使人民自覺地拒絶接受與官方意識形態不符的資訊(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當香港大學教授管軼1月22日對武漢病毒提出嚴重警告時,大陸很多人竟然質疑他在造謡【1】,說明在大陸官方長期灌輸洗腦下,有些人已經本能地拒絶接受任何善意的警示)。這種資訊管理制度令到人們無法第一時間知道災難的來臨,因而無法對疫情採取預防措施。

這三點,說明中共體制上的原因如何導致這次武漢疫情得以貽害全球。

注1:見《新浪網》1月26日文章〈專家造謠怎麼辦?管軼:感染規模十倍於沙士-請問有依據嗎?〉

中共蓄意隱瞞 禍延全球(上)( 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321/1425634.html)

中共蓄意隱瞞 禍延全球(中)( 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322/1425977.html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眾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